主页 > 绿色学者 >为什幺台湾是硬体之岛,却无法做出新硬体?从 CatFi 看台湾硬体新创的挑战

为什幺台湾是硬体之岛,却无法做出新硬体?从 CatFi 看台湾硬体新创的挑战

2020年06月15日 21:23:46 | 分类: 绿色学者 | 作者:  | 浏览次数:401 次

为什幺台湾是硬体之岛,却无法做出新硬体?从 CatFi 看台湾硬体新创的挑战

奇群科技所推出的猫脸辨识智慧型餵食器 CatFi 宣布难产!消息一出让众多支持者心碎不已。奇群科技创办人宋牧奇则透过一封公开信,说明团队因错估开发成本、设计难度,导致产品迟迟无法推出,若短期内製造、资金问题无法解决,可能将终止专案进行。

这起事件,不仅让话题迅速在社群中发酵,也让人深思硬体新创团队的难处。的确,硬体产品的研发周期比起软体、网路创业要来得更长,从产品打样、找供应链、生产,一直到要如何控制良率、库存等,当中都有许多需要重视的眉角,只要其中一个小环节出了差错,容易解决的也许多花点成本修正,更糟一点却得打掉重来。

宋牧奇在声明当中提到的 3 个错误,「严重低估开发成本」、「硬体设计超越预期」、「没有提早跟赞助者沟通」,其实正反应了创业者到群众募资平台做硬体募资案会遇到的几大问题,值得做为其他新创厂商的借镜。

身为硬体之岛的台湾,为什幺像这样创意十足的新硬体会铩羽而归?硬体新创团队上群众募资平台成功达标后,又可能会面临哪些挑战?

产品验证最重要,且要做好资源分配

「这跟台湾有没有好的硬体生态系一点关係也没有。」HWTrek 执行长王仁中直言,目前大部份的创业者,做的都是软硬整合的项目,也就是所谓的物联网(IoT)产品。不过,正因为 IoT 产品複杂,团队又出身软体背景,相对而言要做软硬整合的产品也困难,问题是出在当初产品没有做更详尽的验证,才导致错估了硬体开发成本。

「生产製造不会只是跟工厂端,工厂应该是最后一步。」王仁中建议,在进入生产阶段之前,就要进行市场验证与小型量产测试,才不会导致接触代工厂商的时间太晚,产品都出去了却又遇到问题做不出来,而在至少能够简单的验证产品功能之后,再进行下一步的募资或行销活动,会是对于新创团队来说较完善的资源分配。

开模、规格、良率……量产是个大问题

「要做模型很简单,但要迈入量产就是个大问题。」也曾在 Kickstarter,推出防水手机远端网路遥控 Qmote,2 天内就募得 3 万多美元(约近百万元台币)的团队 Qblink 总经理陈绍俊认为,在资源有限下,必须先从最小可行产品的实现(Minimum Viable Product)出发,要小量试产很容易,但无法量产就没用。

「做硬体会遇到很多问题,也许一个小环节出错就得打掉重练。」陈绍俊说明,先前团队在募资成功后,距离原定的日期也同样延宕了近 4 个月才成功出货,这之中就是遇到了一堆当初从来没想过的问题。

为什幺台湾是硬体之岛,却无法做出新硬体?从 CatFi 看台湾硬体新创的挑战

例如当初 Qblink 就遇到了材质、製程、无线电功能上的问题,导致产品不断调整,也连带拉长作业时间,时间一拖、成本也就跟着增加,「工厂那边的製程开始增加,组装也複杂、良率下降,我们增加很多测试的关卡,到最后的组装时间比我们原先预估多了 70%!」最后,就连要出货到国外的安规认证,也因为国外突然调整而卡关,「有太多不可能预测到的问题,很多事我真的没办法早知道。」

陈绍俊无奈说,每一个关卡犯错就会消耗材料,硬体创业不比软体,code 写错了可以重写,产线发生问题后,时间、金钱成本只会无限扩张。他也指出,目前台湾的代工环境走向两个极端,一个是非常垂直的产业领域,例如只做喷漆、模型等,另一个就是中间的组装厂,但新创团队的产品通常都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所以沟通上也很容易出问题,导致产品跟供应链接不上。

从自身经历出发,陈绍俊认为,要能将供应链整合完全,需要很多实际经验的积累,所以新创团队最好为自己预留至少 9-12 个月的时间,并适时衡量资金状况是否足够支撑。

要随时掌握量产可能性与定价

南星创速器(SSX)创办人朱宜振则认为,硬体新创团队一般都有能力做出概念验证(Proof of Concept,POC),但是要进入「产品」阶段就得走上新产品开发(New Product Development Process,NPDP),在这部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是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人往往跟硬体新创是不同类型,部份硬体新创是跟软体或者网路比较深关连的人出来做,也许有些人有过硬体领域经验,但出来后资源也容易断链。

另外,新创团队往往会以为只要找到「大厂」就可以解决问题,虽然大厂或许可以解决问题,但是大厂直接下来解决问题的成本过大,所以也导致大厂不容易真的确实解决硬体新创团队的问题,重点是要找到自己适合的,也就是「门当户对」的厂商。

朱宜振认为,因为台湾缺乏真正的硬体加速器,难以确实有效协助硬体新创解决从概念验证到实际做产品之间的横沟。所以在募资前,新创团队也许可以找可能的主要系统供应商或是相关领域专家一起研究量产性,尽可能避免掉可能的风险,在上群募平台时,也能一边掌握量产可能性及定价等问题。

少了信任?群众募资是把双面刃

硬体新创上群众募资平台,专案达标后不仅要面对上述製造端的难题;另一方面,更同时考验着团队的社群经营以及危机应变能力。像是这一次奇群科技的事件,便是因为团队上一波讯息在今年 9 月后就未更新,距离原先预定的出货日延宕了 9 个多月,且讯息回覆不够透明及时,才让社群开始躁动不安。

「专案管理永远会 delay,计画做出本来就不可能準,对未来做预测本来就会有误差。」FlyingV 共同创办人林弘全认为,硬体创业本来就会遇到很多难题,在研发初期、生产还未确实执行前,本来就无法确实抓定成本。尤其是在群众募资平台上,大家的创意百花齐放,不同的个案都会有不同的难题要解决。

在募资平台上,群众其实多半都了解产品有 delay 的风险,但在与群众的沟通上,则是新创团队可以再加强的地方。「大部份的群众不是要逼你,他们要的是参与。」林弘全指出,群众不会去质疑你的产品,但连带的他们也不会知道产品开发的困难,重点是要顾虑到群众的参与感,让支持你的人知道现在的进度,才不会磨损彼此的信赖感。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现金直营网|能源日报|飞机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tyc申博sunbet官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管理端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