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绿色学者 >玉萍不治‧夫轰院方‧缺仪器禁转院没抢救

玉萍不治‧夫轰院方‧缺仪器禁转院没抢救

2020年07月24日 00:31:22 | 分类: 绿色学者 | 作者:  | 浏览次数:585 次

玉萍不治‧夫轰院方‧缺仪器禁转院没抢救(柔佛.昔加末)女教师车祸酿2尸3命事件中的唯一生还者谢玉萍,经过约40小时的挣扎后,最终于週五(8月6日)晚上不治。痛失爱妻谢玉萍的丈夫周健峰,炮轰昔加末核心医院医疗仪器不足,又不肯批准让谢玉萍转院,导致妻子丧命。32岁的周健峰不停炮轰院方,还一直重复“这间医院实在太差,实在没办法接受”这句话。宁愿冒险也不要等死他说,妻子週四(8月5日)早上入院时,家人就察觉她伤势严重,老早就联络了马六甲一家私人医院,打算为妻子转到此院抢救,但院方却以病情不稳而不批准转院。“院方当时没有告诉我们,原来昔加末核心医院缺乏扫瞄器,直到週五我提出要为妻子扫瞄的要求时,他们才把这个情况告诉我们。医院没有扫描器,医生又如何断定我妻子的伤势?”他说,医生每天只为妻子测量心跳、血压等,他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抢救行动。“他们只是不停为我妻子施药,没有用扫瞄器找出病因后再进行相关手术。我看到这种情况,深深感到如果这样下去,简直就是等死。说真的,我们宁愿冒险搏一搏,也不希望让她在这里等死。”他认为,妻子遇车祸是意外,他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但院方这2天的做法,让他不能苟同接受。病房挤10见习医生夫:救人还是作实验周健峰进入加护病房为妻子打气,不料惹来医护人员指他说太多,把他“请”到外头去后,却让约10名实习医生进入,让他不禁感叹院方到底是救人,还是拿他的妻子来医疗实验。他说,当时他被请离加护病房后,心里难免不舒服,加上看到约10名实习医生鱼贯进入加护病房,更令他对此十分不满。週五,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到加护病房探望谢玉萍时,他曾向魏家祥反映上述情况,结果院方才没有继续阻止,他得以进入加护病房探望妻子。不同医生不同说法他说,妻子留院这2天,不同的医生对伤势的说都不同,第一个医生说玉萍可能脑部受创,然而第2天另一个医生又指玉萍脑部应该没有受伤,他都不知要相信哪一位医生的话。“这种反反覆覆的说词,叫我们如何能够对院方有信心?”他激动地说,昔加末核心医院的水准如何,昔加末市民都心里有数。“被送入加护病房的病人,往往都是医疗设备不足而断送宝贵的性命,我的妻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查询病房遭柜台冷待周健峰申诉,他接到妻子车祸受伤的消息时,人在吉隆坡,马上越州赶到昔加末核心医院。一抵达医院,由于太心急,他向柜台处查询妻子病房时,只问车祸伤者送到哪个病房,却惹来柜台人员的冷待。民众常投诉医院“柜台的员工当时不友善地反问我是否知道医院有几座病房?我马上把太太的名字报上去,但他们竟然表示不知道,然后说车祸受伤者通常都是送到7号或8号病房。”结果,他被迫着急地一间一间病房去寻找妻子的蹤影,好不容易找了两个小时,才在探病公众的协助下找到妻子。他说,其实当地民众经常对这间医院的服务及设备做出投诉,他的哥哥也曾脚部受伤入院,医治了两週仍不见起色,结果转至另一家医院,就痊癒了。车祸共夺3尸4命大港华小女教师2尸3命车祸中的唯一生还者谢玉萍,经过约40小时的挣扎后,于週五晚上不治,使这宗车祸的死者人数变成3尸4命。27岁的谢玉萍是于午夜11时05分,在昔加末核心医院加护病房去世。与她同车的同事庄丽霏(31岁)和李佩玲(34岁),则于週四早上7时命丧峇都安南汽车天桥下岭处的现场。数度情况恶化案发后,谢玉萍保持清醒,甚至被救伤车送到昔加末核心医院时,还能向紧急室的救护人员说出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无奈她后来的伤势开始恶化,被安排送入加护病房,靠着特别仪器来维持呼吸。到了週四下午,谢玉萍虽然仍在昏迷中,不过病情一度好转,可以解除仪器自行呼吸,让她的家人在忧虑中看到一丝希望。可是,谢玉萍的情况突然于週五早上陷入危急,经过几名医生在加护病房联手抢救后,她安然度过这个难关。然而,到了晚上10时,谢玉萍的情况再度恶化,院方紧急通知家属前来,经过一番抢救,她最终敖不过,11时05分宣告不治。谢玉萍是大港华小的辅导主任,和先生及4岁女儿住在丽峰花园,平时与同事共车到大港华小教书。案发时,3名教师共乘的VIVA国产车,与25岁黄姓肇祸司机驾驶的韩国起亚轿车相撞,教师乘坐的车身左边着地侧翻,坐在后座的李佩玲当场毙命,司机庄丽霏虽然还能发出轻微求救声,但数分钟后也没了气息。当时,由于车子左身着地,坐在前乘客位的谢玉萍被压在底下,援救者一时没发现她的存在,直至她发出“救我出来”的求救声时,众人才惊觉她被卡在车里。由于她的求救声尖细,援救者还一度以为是儿童卡在车底。随后,援救者联手把侧翻的国产车扳回正位,再撬开车门救出尚有生息的谢玉萍。她被送往昔加末核心医院时,还清醒地向救护人员唸出身份证名字和号码。岂料,她的伤势不久后就开始恶化,期间反反覆覆,最终在挣扎40个小时宣告去世。医院:伤势不稳转院风险高针对周健峰指医院缺乏扫描器的控诉,昔加末核心医院院长阿曼医生指出,为了提昇医院的设备和水准,院方老早已经向当局提出这个申请,不过由于昔加末核心医院不是全面性专科医院(major specialist),所以仍面对一些程序问题。他强调,谢玉萍的伤势十分不稳定,而且转院途中充满无法预料的风险,所以院方不能批准让她转院。“院方的做法是等伤者的伤势稳定,如果伤者适合转院,院方肯定批准申请,绝不贸然行事。”至于周健峰质疑不同医生对伤势各说各话,他只表示种种迹象显示伤者伤势严重。申请购买仪器未批马华医院巡察员颜荣锦指出,昔加末核心医院医院的扫描器申请,确实已进行了好一段时间,但由于病人人数标准以及拨款数额问题而不能落实。他说,麻坡医院是最靠近昔加末而拥有扫描器的医院,如果麻坡的扫描器故障,则必需前往私人医院。他直言,昔加末核心医院拥有9名专科医生,但目前极缺U42和U43的普通医生。他提到,其实一年多前,昔加末核心医院已经提出申请,把隔邻一块50英亩土地拨给医院,以增建更多医院楼层提昇为全面性专科医院。丽霏出殡夫承诺养儿长大前往学校执上课途中遇死亡车祸的庄丽霏週六(8月7日)出殡,她的丈夫曾倾惟在太太出殡前强忍悲伤,坚强地站在灵堂前对着太太说︰“丽霏,你不要有任何牵挂,希望你能够在极乐世界里,安心把儿子扶养长大,就是给我最大的安慰。”庄丽霏遇祸时,8月大的胎儿也宣告不治,曾倾惟灵堂前的一番话,是要她在另一个世界,安心把这名男婴养大。曾倾惟说,他和家人在道士建议后,不以各别棺木安置妻子和胎儿,而是让胎儿陪伴在母亲怀里同葬。在瞻仰亲人最后一面时,儿子曾凡瀛(4岁)在曾倾惟指引下,用童稚的声音对着妈妈说︰“妈妈,你不要担心,我会好好努力,我会照顾妹妹。”女儿曾凡倢(2岁)则对母亲的离去似懂非懂。出殡前,曾倾惟的心情显得很平静,当瞻仰太太最后一面,他悲中从来失控痛哭,亲友不断给安抚相劝。当棺木準备移上灵车前,曾倾惟把一杯咖啡洒在灵堂地上,口中唸唸有词,像是对着太太说︰“喝完咖啡,你好上路。”週六中午12时,庄丽霏的灵柩从焜明园出发,运送往利民达富贵山庄风景墓园安葬,送行者是一群亲朋戚友、大港华小董家协成员等。‧2010.08.07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现金直营网|能源日报|飞机生活|网站地图 鹿鼎luding注册登录 新宝gg创造奇迹平台总代理